乌衣巷古诗

本站原创 2024-02-12 05:42:00

《禾衣巷》

作者: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繁花,乌衣巷口夕阳西下。 昔日,王谢堂面前的燕子飞进寻常百姓家。

【朱雀桥】金陵城外,桥旁乌衣巷。 【五一】燕子,旧时王谢家,院子里有很多燕子。 【王谢】晋朝宰相王导、谢安出身世家,人才辈出。 他们都住在巷子里,头戴王冠,头戴发夹。 他们是六朝时期的豪门(吴、东晋、宋、齐、梁、陈先后建都于建康,即今南京)。 。 到了唐代,他们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欣赏

这是一首怀旧诗。 致敬东晋时期南京秦淮河上的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,如今已杂草丛生,荒凉不堪。 感受人生的沧桑,人生的多变。 燕子老巢,用来引发人们的想象,但不外露; 背景绘“野草、花朵”、“夕阳”,秀美而不俗。 虽然言语很简单,但是味道却无穷。 史不化《贤女诗》中评此诗第三、四句说:“如燕去,留之。燕犹入此殿,王与夫人。”散了,都变成了普通人,就是如此,感慨无穷,文笔极其优美。 第一句是“朱雀桥边野草繁花”。 朱雀桥横跨南京秦淮河,是从市中心通往乌衣巷的必经之路。 这座桥与河南岸的乌衣巷不仅位置相邻,而且在历史上也有联系。 东晋时期,乌衣巷是高门土族的聚居区。 国父王导、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都曾居住于此。 古桥上那座饰有两只铜鸟的重塔是谢安所建。 从字面上看,朱雀桥和乌衣巷是相得益彰的。 用朱雀桥勾勒乌衣巷的环境,既符合地理现实,又产生对比感,也能唤起相关历史联想。 是一种“一石三鸟”的选择。 句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桥边生长的野草和野花。 草长了,花开了,预示着春天来了。 “野”字放在“草花”前面,给景色增添了一份悠远的气氛。 另外,这些野草野花生长在朱雀桥旁,总是熙熙攘攘的游人,这让我们觉得其中可能有深意。 记得作者在《万户千门成野草》(《台城》)诗中用“野草”来象征衰败。

如今,这首诗如此强调“野草花香”,恰恰说明了昔日车水马龙的朱雀桥,如今已是荒凉、荒凉! 第二句“夕阳西下,鸟衣巷口”,说明鸟衣巷不仅以腐朽荒凉的古桥为背景,而且出现在夕阳的余辉中。 句中的“谢”字,解释为“谢兆”,与上句中的“花”字对应,解释为“花花”。 它们都用作动词。 它们都描述了风景的动态。 “夕阳”,夕阳西下,“斜”字凸显了夕阳的凄凉景象。 本来,全盛时期的乌衣巷口,应该是人来人往、衣着整齐、车马喧闹的地方。 而现在,作者却用一缕斜光,将乌衣巷完全笼罩在一种孤独、荒凉的气氛中。 环境、气氛提升之后,似乎是时候转向正面描写乌衣巷的变化,抒发作者的情感了。 但作者并没有采用过于露骨的写作手法,如“谁住在乌衣巷?回首让人想起谢家”(孙元炎《乌衣巷颂》)、“王谢家无处可寻”等。花落鸟语春。” ”(匿名)等等,他反而继续用景物的描写,写下了一句家喻户晓的名句:“昔日,王宫前的燕子飞进了寻常百姓家。 ”没想到,他突然将笔触转向乌衣巷上空飞翔的燕子筑巢,让人们顺着燕子飞翔的方向辨认它们。如今,乌衣巷里住着普通人。为了让读者清楚明白了诗人的意图,作者特别指出,这些飞入人们家中的燕子,是昔日栖息在王谢王门高殿屋檐檩条上的老燕子。

“旧时代”二字赋予了燕子历史见证者的地位。 “普通”这个词强调了今天的居民与过去的不同。 从中,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作者对这种沧桑变化的无限感慨。 飞燕形象的设计看似来之不易,实则体现了作者的艺术匠心和丰富的想象力。 晋代伏宪在《严赋序》中说:“相传燕子今年在此筑巢,明年再来,临终时,割其爪以认之,其果严厉一点。” 当然,在生活中,即使是寿命极长的燕子,也不可能是四百年前“王谢堂面前”的老燕。 但作者把握住燕子作为候鸟栖息旧巢的特点,足以引发读者的想象,暗示乌衣巷昔日的繁华,起到凸显古今对比的作用。 在艺术表现上,《沃一翔》重点描绘了鸟一翔的现状; 它的过去只是被巧妙地暗示。 诗人的情感是隐藏的、隐藏在对景物的描写中的。 因此,虽然其中的风景平凡,语言简单,但却有一种含蓄的美,让人读来回味无穷。 <诗>朱雀桥边野花盛开,乌衣巷口夕阳西下,映出失望与苍凉。 昔日的辉煌和显赫早已荡然无存。 过去,燕子停留在王导、谢安等豪华豪宅的家中,现在它们已经飞到了寻常百姓家。 <赏析>这首诗描写了诗人对人生坎坷的深切感受。 朱雀桥、乌衣巷依旧,只是杂草丛生,夕阳已经落山。 荒凉的景象已隐含着诗人对盛衰的敏感体验。

后两句用燕窝表达了作者对人生沧桑、世事沉浮的感叹,文笔尤为曲折。 这首诗是刘禹锡著名史诗《金陵五题》的第二首。 乌衣巷为何得名? 夫子庙泮池南侧的乌衣巷是南京最古老的街道。 也是东晋宰相王导、谢安的故居。 它在六朝时期就已十分显赫,唐代诗人刘禹锡的《我一想》诗更是使其流传千古。 乌衣巷名称的由来也备受关注。 有这样一个神话传说:金陵人王涉在航行中遭遇风暴翻船,漂流到武夷国。 他娶了妻子并生了孩子,后来回到了家乡。 但他非常思念武夷国的亲人,就把自己居住的巷子命名为“武夷巷”。 ”。还有一种说法:由于王导、谢安的弟子时尚,喜欢穿黑衣,所以后人把这条巷子称为“乌衣巷”。其实,乌衣巷的名字源于孙权建立时定都南京,公元229年,孙权定都南京,当时秦淮河东岸还是城郊,有军队驻守保卫京城,因为士兵都穿着黑时,戍营被称为“武夷营”。到了西晋末年,武夷营旧址更名为武夷营。衣巷。司马睿南渡建康(南京)后,王、谢两家王氏家族在乌衣巷定居。

上一篇:无事共干世多时废隐沦
下一篇:刘禹锡古诗词
相关文章